笔趣阁 > 言情小说 > 锦衣春 > 第三百四十八章 真烫手

朱厚照好不易送走了太后,也是无心打理朝政了,却是气得掀了桌子,

“这事儿是谁传出去的!还报给了太后?朕与皇后的私闱之事,传得后宫皆知,朕还有没有点君王的威仪了!”

却是气得立时命刘瑾彻查,这一查便将那江余儿查了出来!

那晚上本就只有江余儿与青砚在跟前伺候,这事儿只四人知晓,不是青砚便只有江余儿了,偏之后刘瑾的人还在江余儿的住所里搜出来近千两银子,这可是物证了!

又江余儿招供了向他行贿之人,被刘瑾他们顺着藤摸过去了,却都是四妃宫里的人,便是连太后那边也有人,朱厚照闻言大怒,问也不必再问了,将那江余儿打了二十杖发配到浣衣局去了!

江余儿自家知晓自家事,虽说他是贪财,但也是个有分寸的,看皇后娘娘这独宠后宫的样儿,那便是这后宫里最粗的一根大腿,他仗着以前便与皇后娘娘的情份,又是皇帝跟前的红人儿,怎也不会舍了一根大粗腿去抱旁人的小细胳膊的!

因而他虽说收了银子,可事儿却是办的拖拉,实在躲不过了,才传些无关紧要的消息出去,但那一晚的事儿,他是半个字儿没有提过,只无奈刘瑾他们早挖了坑预备给他跳,如今他是说甚么都没有人信了!

江余儿将这前因后果对韩绮一讲,却是哭着对韩绮道,

“三小姐,奴婢有此一劫也怨不得旁人,怪只怪自己太贪财了,屁股上头也不干净,奴婢旁的不求,只求您帮着奴婢说上两句话,奴婢也不敢再求回到陛下身边伺候了,只求能放了奴婢到宫外为陛下办事,便是去为先帝守皇陵都成啊!”

他这下子算是明白了,刘瑾他们几个在后宫之中早已成了势力,自己再留在这里只有被他们弄死的份儿,只有远远的离开,才能保了一条性命!

他这一番表白,倒是让韩绮与青砚相信了几分,青砚叹道,

“早知今日你又何必当初,现下说甚么陛下和娘娘都不会信你了!”

江余儿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,跪下连连磕头道,

“三小姐救奴婢!三小姐救奴婢一命吧!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韩绮沉呤半晌应道,

“罢了,我便为你说上两句话吧!”

江余儿大喜,他就知晓在这宫里是谁在靠不住了,才仗着往日的香火情谊,冒险将主意打到了韩三小姐的身上,他果然没有看错人!

这厢连连向韩绮磕头道,

“多谢三小姐,多谢三小姐,三小姐救奴婢一命,大恩大德无以为报,来生结草衔环也要报答!”

韩绮想了想道,

“这事儿我去说未必能成,你跟着我去吧!”

江余儿却是不敢,

“陛下已是厌弃了奴婢,命奴婢不得再近跟前一步,若是奴婢去见陛下只怕……”

韩绮沉呤半晌应道,

“你回去见了陛下,半字都不要提冤枉二字,只需跪下磕头哭泣便可,其余一字儿都不要说!”

江余儿素知她有智谋,闻言咬牙道,

“罢了!左右没有陛下庇护,在这宫里也是个死字,倒不如去求一回陛下,死也要死得痛快些!”

说罢果然跟着韩绮回去了,帝后正在用膳,闻听得韩绮回转也是吃了一惊,召了人进来,见得江余儿居然跟在韩绮身后,那脸上的惨样儿又让他们吓了一跳,韩绮进去跪下道,

“陛下、娘娘,臣女斗胆为江公公求个情,求陛下、娘娘看在他往日尽心尽力的份儿上,宽恕了他吧!”

她说罢,江余儿便哭着在后头跪头,额头撞到青砖石上砰砰作响,

朱厚照本就不是那寡情之人,前头罚江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