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人岭后山。

木婉柔轻轻踱步,一边在思索接下来的事儿。

“需要几个人去找伯颜乐等人的下落。”

“华清素的消息也未必完全可靠,也许伯颜乐不按她所说的路径走呢?”

木景华摇头道:“我从未完全相信华清素说的话,但她也未必是骗我们……”

“伯颜乐,卓娅那些人想要往哪里走,她华清素又怎么能确定,即使她得了内线给的情报,但情报是死的,人是活的,一切都有可能。”

“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。”木婉柔脸上露出笑容。

“怎么?你担心我会被华清素给迷惑了?”木景华道。

“谁知道呢,现在你们男人,不就喜欢华清素那种表面楚楚可怜的女人嘛。”

“华清素楚楚可怜?她可不是什么善茬,傻子才会被她迷惑呢。”木景华瞪大了眼睛。

“那这个世界上,傻子就特别多!”木婉柔道。

“但不包括我,华清素是怎样的人,我一清二楚。”

木景华当然不是那些庸俗普通的男人,他自小就认识华清素了,小时候曾经就被华清素伪装出来的面目给骗了,但骗了几次以后,他就彻底明白了。

华清素不是小白花,她是伪装出来的“楚楚可怜”,实际上,她心机深沉,凶狠的很。

谁要是把她当成不谙世事的女人,最后会很惨。

“那咱们就计划到这里,等我回去跟呼延临说说,事情就成了。”木婉柔笑了起来。

“你去吧,这阵子我不想看到他,心烦。”木景华点头。

……

“陷阱布置的差不多了,接下来我们该干吗?”

卓娅坐在一截枯木上,抹着额头上的汗珠。

布置陷阱花费了她好大的气力,这一番劳作以后,她四肢都已经乏力了,闲杂要是遇到敌人,恐怕她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。

“这些陷阱真的有用?他们只要花费一段时间清理一番,就能去掉陷阱了啊。”呼兰琴坐在青石上,她身下铺着一块兽皮,坐着不觉得硌人。

卓娅和呼兰琴问的问题不一样,但她们没多大信心这一块是差不多的。

因为她们亲手布置了陷阱以后,就发现,这些陷阱,不过是挖坑后,布置的一些类似兽夹的机关。

这兽夹还比较简陋,不是用铁做的,而是用木材,竹签,荆棘……之类编制而成,要论实际的杀伤力,那是极小的,真正有用的就是上面涂抹的毒药粉末。

但毒药粉末只要在夹子的尖端刺进肉里,连带着毒药也进入肉里,才能发挥作用……

而这些兽夹,怎么能对那些练武之辈起到作用呢?

正常情况,很难很难。

反正,卓娅,呼兰琴都看不出来,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。

“都别心急,等一等我们的帮手。”伯颜乐却慢条斯理的道。

“帮手?我们还会有帮手?”卓娅忍不住吃惊道。

“究竟是真是假啊?别耽误了大事。”呼兰琴眉宇之间带着焦急之色,她放下了跟伯颜乐,卓娅之间的矛盾以后,最挂念的就是王室的大事了。

唇亡齿寒,正如伯颜乐劝她的那样,呼兰王室的兴衰,跟她有最直接的关联。

伯颜乐,卓娅可以离开,换个地方重新再来过,而她不行。

她是王室的一员,跟呼兰王是荣辱与共的。

“接下来,你们只要相信我就行,别的你们不用担忧,按照我说的来办。”

伯颜乐站起身,望着那些被草木掩盖着的陷阱道:“我们的帮手,会帮我们把野人岭上面的那群人,赶进我们的陷阱之中……”

“这就叫做,请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