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青梅煮酒为谁斟 > 第三百四十六章:要飞

红梅答应的太痛快了,谭大娘半信半疑的,等晚上躺到床上,她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谭大爷,没想到,老爷子当时就炸了,“大妮这是想干什么,想造反呀。”说完他就要起身,“不行,我得去说说她。”

谭大娘一把拉住他,“你干什么去,是嫌儿媳妇不知道吗?”

谭大爷一愣怔,随即明白过来,“对对对,还是你想的周到,这个事不能让儿媳妇知道了,更不能传到亲家那边去,你以后可得把大妮管好了,千万不能出什么差池,不然亲家那边不好交待。”

“这还用你说!”谭大娘拍拍枕头,然后躺下来,忧心忡忡的说道:“就怕大妮不是那么容易听话的孩子。”

谭大爷盘起腿,从床头柜子上拿过旱烟袋开始装烟丝,“那我抽空再说说她。”

“你别抽了。”谭大娘皱着脸嘟囔道:“都几点了还抽,睡觉吧。”

“你睡你的,我睡不着,这个事我得好好想想。”谭大爷划着火柴将烟丝点燃,黑暗的房间里,只要烟袋锅一明一灭的闪烁着微弱的光芒。

谭大爷可不像谭大娘那么好说话,他的语气彰显了他做为一家之主的威严,只见他面色一寒,眸光凌厉,狠狠的瞪着红梅,“大妮,是不是你和老王家大小子好了!”

红梅还是怕她爹的,她缩缩脖子,没敢承认,“爹,你听谁说的?”

为人父母,自己的孩子撅腚拉啥屎当爹娘的都知道,别看红梅没承认,但谭大爷还是从她的表情里看出来这个事绝对是真的,“你别管我听谁说的,爹可告诉你,你要是敢和王卫东牵扯不清,我就打断你的腿,要是让我看见你俩在一起,我把你俩的腿都打断。”

红梅:“爹你说这话就不讲理了,村里的路可不是咱家的,谁都可以走,难不成我在路上碰到人家也不成?”

谭大爷:“就是不成!我就不信路那么宽,你就偏偏碰见他?”

红梅小声嘟囔,“那可不一定,我就是碰上了呢。”

谭大爷眼瞅着闺女不服气,他火上来了,厉声说道:“你说什么?大声点,别跟蚊子哼哼似的在那叽各。”

红梅:“我没说什么,我说我知道了。”

红梅原来还抱着一线希望,希望爹娘能成全她和王卫东,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,只能执行备选计划,那就是――跑。

接下来,红梅真的减少了和王卫东的见面次数,但他们的联系可一点没少,只不过从明里变成了暗里。

大柳树给他们提供了方便,大柳树因为活的长久,树杈间有腐烂的树洞,红梅早和王卫东说好了,有什么事她写小纸条放到树洞里,王卫东回信也要放到里面去。

红梅将家里的情况详细的写在纸条上,趁着家人不在意,把信放到树洞里,为求保险还专门找了一个小石块压着。

王卫东都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过来,这个时候外面基本上没有人,他把信带回去,读了后再给写封回信送回来。

文字交流和面对面交流的感觉不一样,文字交流好像是是心与心之间的对话,而且有些说不出口的肉麻话,写在纸上就容易多了。

王卫东的第一封信是这样写的:亲爱的梅,好几天没有见到你了,我想你,想得抓心挠肝的,我真想把你抱在怀里,恨恨的亲你……。

红梅收到信当时就笑了,还亲爱的,看你写的这几个字,跟鸡挠的似的,还净错别字,还要恨恨的亲我,我得罪你了,那么恨我?

红梅再回信的时候,故意调侃他,你说要恨恨的亲我,既然你那么恨我,我不跟你好了。

王卫东一看内容就知道自己写错字了,但他又不知道狠字怎么写,后来灵机一动,但凡遇到自己吃